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惠远飞网易博客站

懒男人的网络垃圾文字。——不作公卿,非无福命都缘懒;难成仙佛,为爱文章又恋花。

 
 
 

日志

 
 
关于我

惠远飞,青年作家、诗人、企业文化管理资深人士、地图收藏爱好者。湖北十堰市人。诗歌、散文、小说、学术评论等散见《青春》《芳草》《热风》《短篇小说》《青春诗歌》《作家报》《新创作》《珠江》《青少年文学》《各界》《中国企业文化评论》《厦门广播电视报》、《闽南》等近百家报刊,共计50余万字。作品被《微型小说选刊》等转载。个人事迹被《青年知识报》、《短篇小说》等20余家媒体介绍,入选多种辞书、选集。出版有诗集《流浪的衣裳》。★QQ:329201256★MSN:huiyfe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儿行千里母担忧  

2007-04-13 23:31:27|  分类: 南粤流水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行千里母担忧

作者:惠远飞

  今天是农历的中秋节,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给家里打电话了,“你要抽空给家里打个电话,妈一直记得你过春节的时候给家里打电话时说每个月打一次电话的,她在村里逢人都说!”在河北打工的小哥给我打电话时提醒我说。

  是呀,该给家里打个电话了。平日里和同事、同学之间电话、短信、E-MAIL不断,联系频繁,但却唯独把自己的那个贫困的家、自己那六十多岁慈爱的母亲给忽略了。

  想起自己的那个家,就有种想哭的感觉;想起自己那年迈的母亲,就恨不得嚎啕大哭一场。

  三年前回家的情景历历在目……

  记得还是三年前的那个夏天我回过一趟家,当我突然出现在家门前,出现在母亲面前,母亲愣在那里,好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母亲简直是太高兴了,近三年没有回家的儿子回来了!回家了的我简直被母亲当成尊贵的客人一样对待,什么都不要我做——最让我受不了的是连我从小挑惯了的水也不让我挑了,回家的时候,时值炎热、干旱季节,村子的自来水供应不上,母亲偷偷的一个人到三里开外的老水井去挑水,被我看到后,我和母亲争执了好大一阵子,她硬是不让我挑,最后争不过我,只好由我来挑,看着瘦弱的母亲在崎岖的山路上艰难行走的身影,我真正明白了“弱不禁风”这个词的含义,我的眼泪禁不住又要流下来了,母亲真的老了!

  在家里住了不到一个星期,每天不是见一些老同学,就是去亲戚家走动一下,真正在家呆的时间其实很少,我是多么希望能多陪陪母亲说说话,讲讲我在外面的见闻,甚至和四五年前一样在她的面前撒娇娇,可是因为几年没有回家,我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处理,在家几天下来,母亲忙这忙那,显得十分高兴,当我每次看到那布满皱纹的沧桑的脸上一直都是笑容的时候,我心宽慰,可惜的是,那趟回家,我真正和母亲亲近的却没有了多少时间。

  我家位于鄂陕交界处,两省以汉江为界,所有外出的人、走出这座大山的人都需要到汉江对面陕西省的那个小火车站乘车。

  临行前,母亲执意要送我,怎么劝说她都不听,这么多年来,无论我外出读书还是外出有事,母亲一直都保留着这个习惯——把我送到七八里的山路外的渡口,目送我们远去。山路很不好走,因为要赶时间,我们走得很快,母亲在后面远远地跟着,我和与我同行的同学不时回头跟母亲搭讪说话,渐渐的,我们需要放开喉咙大声说,大家才能听见,母亲一边忙着艰难地追赶我们,一边答话,不住地叮嘱在外面要小心,要注意身体之类的话。山路上上下下,陡峭艰险,转过一个山洼,我们再回头时,已经看不到母亲的身影了。我忍不住停了下来,等到再次看到母亲,我们才开始慢慢地走,我的脚步变得无比的沉重。

  同学说:“为什么没有看到你哭呢?我好像看到你妈哭了!”

  我回头看母亲,母亲这时候因为一时追不上我们,就在后面远处的一块山石上停下来歇息,不时的用衣襟抹着眼睛,我看得清楚,母亲不是在抹汗,是在抹泪——她最疼爱的儿子又要走了!我知道母亲已经看不到她的儿子了,母亲的眼睛已经在前十多年前哭坏了……

  我为什么不哭呢?我自己也在疑惑!

  或许是这二十多年来经历了太多的生生死死、聚散离合了吧!我的眼泪也快要枯竭了……从十来岁那时我的二哥意外出事离开我们,紧接着不久,我那同样二十刚出头的三哥的去世,给我们家、给我的父母以沉重的打击,姐姐和父亲的常年卧病在床,使我们原本热闹、发展蓬勃的家基本失去了应有的生机和活力;九七年我高中毕业参加高考前夕为支持我读书的小哥在山西太原一家私人煤矿打工,出现塌方事故,他被埋在矿渣里七窍出血,昏迷了近三天,经过抢救才苏醒过来,高考结束,他尚未完全康复就被老板驱赶回家,见到我就哭:“狗日的,索性我条命就那样算啦,拿个几万抚恤金,也可以让你少吃些苦,供你安心把大学读完!”当时我们兄弟俩抱头痛哭!这次重伤使我的小哥命是保住了,但却受了严重内伤,从此再也干不了重活儿了!我自己也曾经在高中和大学时与死神擦肩而过两次……

  生生死死我都见得太多了,也就显得无所谓了。但是这并不代表我的内心没有被感动或被打动过……

  我沉默。母亲还在后面追赶着我们,我知道她已经看不到我们了,但是她仍然紧紧地跟着,因为她知道我一定看得见她。

  我好半天不说话,突然在我的内心冒出一个想法:我干脆也不用再出去晃荡了,索性在家里好好陪陪我妈,等她年老后,我再出去!因为我一直担心今天和母亲一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还不知道何时才能见到母亲,母亲的身体不好,也许再也……我不敢想下去了!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随行的同学,同学说我别冒傻想法了,陪伴母亲几年后再出去找工作简直是难于登天!我再次沉默!

  一晃就是三年多,母亲在电话里的话不多,基本一直都是在听我说,她告诉我自己身体还好,前些时候我寄的钱已经受到了,要我注意身体之类的话,母亲的声音依然是我多年所熟悉的声音,但我仍然可以想像得到母亲原来在儿子心目中高大的身体变得是那样的瘦小、那样的不堪任何一丝小小的打击。我的心里感到有什么狠狠地刺痛了一下。

  儿行千里母担忧。现在,母亲老了,不能再给儿女们以任何有力量的庇护了,但是那种默默的牵挂将永远刻在天下所有做儿女们的心中。

            2004年8月28日中秋之夜

  惠远飞原创作品,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及出处,违者必究!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