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惠远飞网易博客站

懒男人的网络垃圾文字。——不作公卿,非无福命都缘懒;难成仙佛,为爱文章又恋花。

 
 
 

日志

 
 
关于我

惠远飞,青年作家、诗人、企业文化管理资深人士、地图收藏爱好者。湖北十堰市人。诗歌、散文、小说、学术评论等散见《青春》《芳草》《热风》《短篇小说》《青春诗歌》《作家报》《新创作》《珠江》《青少年文学》《各界》《中国企业文化评论》《厦门广播电视报》、《闽南》等近百家报刊,共计50余万字。作品被《微型小说选刊》等转载。个人事迹被《青年知识报》、《短篇小说》等20余家媒体介绍,入选多种辞书、选集。出版有诗集《流浪的衣裳》。★QQ:329201256★MSN:huiyfe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红尘多少事 路路皆过客  

2007-04-29 15:17:28|  分类: 南粤流水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尘多少事 路路皆过客

作者:惠远飞

  前两天看到一档专题电视节目,是回顾上世纪九十年代大陆版电视剧《封神榜》的,主题歌再次在耳边想起,熟悉的旋律,尘封的记忆,我的心头只留下了那么一句:“……红尘滚滚皆过客!”

  贺知章在《回乡偶书》中写道:“儿童想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一个“客”字,就把我们每个人的身份给概念化地确认了。

  古今多少事,多少人,不都是“客”吗?

  春秋战国年间,那些名流都养“士”,准确的说是养“客”,大批大批地养,称之为“门客”或“食客”,当时的四大公子均养有上千的门客,平原君带领门客围魏救赵,立下不朽功勋;孟尝君门下食客三千,一时之间,各种身怀绝技的“客”们如过江之鲫,蜂拥而至,投奔门下;高唱“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壮士“刺客”荆轲也是当时燕太子丹的门客。

  余秋雨散文《信客》中那充当交通闭塞地区邮递员职能的“信客”,也曾经为促进时代的经济文化交流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尽管那毕竟是某个特定时代和某个特定环境下的产物。

  鲁迅笔下那麻木不仁、眼看自己的同胞被杀戮血淋淋场面还高声喝彩的无聊的“看客”;那些善男信女,一心向佛的“香客”;几十年前,在北方还有那么多与自己男人同甘共苦的糟糠之妻“堂客”……

  乘坐交通工具,出一趟门,我们成了“乘客”,成了“旅客”……

  只要我们的心脏还在跳动,只要我们的生命还在涌动,我们永远都是“客”,一个永不停止的“过客”。

  放眼虚拟的网路,我们又有了更多的身份标签,我们又有了更多的不是主人的“客”:

  博客

  新型的网络书写方式,遍布网络每一个角落,公开与公开,可以抖落隐私,可以卖弄学问和文采,可以抒发心情,信笔涂鸦,纵笔无羁……

  淘客

  “淘客网”新词汇。

  “淘”,乍一看,很有点美国西部淘金的味道,或者是到北京琉璃场“淘”点古玩字画、古籍善本,“淘客网”里,能沙里淘金还是吹尽黄沙始得金?就不得而知了。

  播客

  影音新时代的产物。就是“播”,在线共享或分享一切令我们眼球紧张的流动画面和耳鼓膜刺激的声响,让我们睁大眼睛窥视一切隐私之中的隐私……各大门户网站基本已经开始普及。

  路客

  路客网(luke.com)推出的新名词。旅行者的日志形式,路标、路条、路线、地图、美食、心情,一应俱全……

  极客

  “猫扑(mop)”独创,实质还是博客的一种。“猫扑”宣言:“把事情做到极致!”,哇噻,够强!极客!可看到的都是庸脂俗粉的美眉。如果你还有三分姿色,快去猫扑吧!因为,只要你拼命上PP,肯定就能“把事情做到极致”。

  如果说,上面的这几种都是“博客”的衍生物的话,那么下面这两种却是绝对的绿色、环保,符合网络新时代信息流通大的要求。

  聚客

  “聚”者,汇集也。这是一个网络收藏夹,但却是最懒的也是最方便的网络收藏夹,只需要你提交几个关键词,那么符合关键词的网络信息就自动归类且保持自动更新,既不占用网络资源,也比较省力。奇虎聚客:http://ju.qihoo.com/,喊出了“聚喜欢,聚好玩”的口号。巨好玩!好不好?有兴趣去看看。

  收客

  顾名思义,就是收集信息,实质是一个收藏夹,有兴趣自己看看吧!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竟然不知道自己都写了些什么,写到哪里了。呜呼!

  客、客、客、客、客,回到现实,我们还是客,我们都是客。行色匆匆,直至客死他乡。

  忽然想起若干年前我写的一首诗《喜鹊叫叫》:

  我在城市的水泥地上走过
  我闻到了家乡炊烟的味道

  母亲正在为我们准备晚饭
  喜鹊叫叫
  喜鹊叫叫
  母亲正在为我们准备晚饭

  喜鹊叫叫
  有客来到
  父亲说这话的时候
  脸上是夕阳留下的金色的自豪

  几个家常小菜
  一壶土产老酒
  主客之间关于庄稼人的不老话题
  在一杯杯浊黄的液体中交流

  喜鹊叫叫
  我走在城市坚硬的水泥地上
  我穿梭于来来往往的人群中
  我的心中悬挂着一只硕大的鹊巢

  喜鹊叫叫
  若干年以后我返回家乡
  母亲站在村头说
  --有客来了!


  我不想做“客”,但我终归逃脱不了做“客”的命运,难道这也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宿命?  

  台湾诗人郑愁予的声音宛然在我的耳畔萦绕:“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14:29 2007-4-28

  惠远飞原创作品,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及出处,违者必究!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