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惠远飞网易博客站

懒男人的网络垃圾文字。——不作公卿,非无福命都缘懒;难成仙佛,为爱文章又恋花。

 
 
 

日志

 
 
关于我

惠远飞,青年作家、诗人、企业文化管理资深人士、地图收藏爱好者。湖北十堰市人。诗歌、散文、小说、学术评论等散见《青春》《芳草》《热风》《短篇小说》《青春诗歌》《作家报》《新创作》《珠江》《青少年文学》《各界》《中国企业文化评论》《厦门广播电视报》、《闽南》等近百家报刊,共计50余万字。作品被《微型小说选刊》等转载。个人事迹被《青年知识报》、《短篇小说》等20余家媒体介绍,入选多种辞书、选集。出版有诗集《流浪的衣裳》。★QQ:329201256★MSN:huiyfe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五月槐花香  

2007-05-25 14:59:48|  分类: 南粤流水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月槐花香

作者:惠远飞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一

  家乡鄂西北农村,人们总是喜欢在自己家的房前屋后种上一些树木,除了桃树、苹果树之类果树外,其他的则是槐树和椿树、梧桐等,这其中又以槐树居多。这样的院子在春夏季节总是被绿树环绕,鸟声啾鸣,花香阵阵。

  家乡的槐树主要是刺槐,也称洋槐,是槐树的一种,据说来源于北美洲。槐树的适应能力很强,生长迅速,对土壤、水份的要求也不高,在干旱贫瘠的山坡能够成活并且长势旺盛,当年栽种,三五年就长得很高了,四五年就成材了。槐树的材质坚韧,是制作椅子等家具首选的上好材料,同时,槐树的根系发达,在防止水土流失、涵养水份方面有很好的作用,所以备受乡人青睐。

  儿时,每到五月,槐树花季来临,房前屋后槐树花开了,或淡黄或粉白,一串串倒垂而下,成片成片的绽放,给人一种花团锦簇的感觉,煞是好看。人还没有走近槐树林,远远的就可以嗅到阵阵馥郁的略带微甜的特有的槐花香味扑面而来,那时候的我们这些孩子最是欢快,顾不上蜜蜂蜇人、蝴蝶伤眼,一溜儿钻进槐树林,捉迷藏、玩打仗,欢声笑语,不亦乐乎。槐树林就是我们儿时最好的乐园。

  少年不识愁滋味。那个年代,几乎个个家庭在五月这个青黄不接的季节都缺粮了,粗粮细粮都不够了,半年野菜半年粮的年代总是这样,母亲们总会把自己在树林里玩得正开心的孩子呼唤回家,交待最重要的“任务”。大家回家拎了篮子,带上竹竿,在竹竿的一端绑上锋利的镰刀或铁钩,到槐树林“钩”槐花。这样,我们就能吃上槐花饭了。其实,食用的槐花一般选择在槐花是蓓蕾初成,含苞欲放的时候采摘,那时候的槐花没有完全开放,没有虫子侵入和其他的东西污染,比较干净。我们在槐树林里成群结队,看到哪棵树的花开得旺盛,就都拥到那棵树下,纷纷伸长了竹竿,只听见一阵“咔嚓”的声音,一段段槐树枝应声落地。我们把整枝树枝都“钩”下来,回家后才耐心地槐花花苞捋下来,这时候的花蕾饱满丰润,十分鲜嫩,淡黄的一片,金灿灿有些耀人的眼,白色的洁如矶玉,晶莹剔透。把这些花蕾用水洗干净,放在开水中一捞,然后就可以单独加些调料独立制作成一道菜了,或者和面粉搀在一起烙薄饼吃。家里最多的时候就是和苞米一起蒸饭吃,无论是槐花菜、槐花饭还是槐花大饼,因为掺了槐花在里面,味道永远都是那样的香甜醇厚,满齿生香,余味无穷。可惜那时候吃得多了,并不这么认为,尤其是和苞米一起蒸饭吃,香香的槐花和淡而无味的苞米吃下去,刚吃完时肚子还胀胀的,转眼功夫又饿了。尽管小时候不喜欢吃,但槐花那香味却永远难以忘记,用槐花充饥,在那个特殊的困难年代,却挽救了不少人的生命。

  槐花多了,吃不完的时候,母亲还会把那些在开水中捞过的槐花晾干,做成干菜,等到冬季缺少蔬菜的时候再拿上饭桌当菜吃。

  现在,槐树越来越少,即算它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佳肴美馔,可又哪里还能吃上如此难得的绿色的食品啊!

  后来,二哥在家养蜜蜂,成了远近闻名的养蜂专业户。槐花作为重要的蜜源,花蜜纯净、甘甜,整体质量很好,但花期很短,山区的气候受相对垂直高度和日照条件等因素的影响,槐花开花的时间也就有了先后,大面积槐花成为那个季节主打的蜜源,二哥就经常把几十只大蜂箱从这里搬到那里,从那里搬到这里,寻找更多的、更好的槐花蜜源。好动又好奇的我也就成了二哥的跟班,跟着他满山跑,或帮着搬运蜂箱,或提桶水帮辛勤的蜜蜂准备干渴后的水源……我们循着槐花的香味和蜂群的去向,寻找槐花的踪迹。那浓浓得化不开的甜蜜的清香,幽幽绵绵,在记忆深处,不时破空而来,吸引我们兴奋的神经……

  时隔这么多年,总有那些画面浮现在眼前:炎炎烈日下,两个头顶草帽,佩戴纱布面罩的人在野外的山上来回奔忙着,抬头,漫天飞舞的蜂群遮天蔽日,不远处,黄色的或白色的槐花灿烂灿烂地盛开着,如氤氲水雾,四下扩散,逐渐弥漫了我整个的童年…… 

  二

  “王老三,我问你,你的老家在哪里?”

  “我的老家在哪里?我的老家在山西,过河(黄河)还有三百里……”

  童年时代,就听哥哥姐姐们唱着一首有关黄河有关家乡的民歌。当时,只觉得好记,好唱,好玩,所以印象十分深刻,于是也就跟着嚷嚷:

  “王老三,我问你,你的老家在哪里?”

  “我的老家在哪里?我的老家在山西,过河(黄河)还有三百里……”

  我的家乡在哪里?再大点的时候,我问父亲,没有读过多少书的父亲,只能含糊地告诉我们,听祖上说,我们老家是从山西大槐树下搬来的。年少的我就追问父亲,那大槐树是不是和我家门前的一样,那大槐树到底有多大,能够“装”得下我们这么大的一个家吗?为什么要从大槐树下搬走?大槐树是个什么样子的地方?父亲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却给我的心头留下了些许疑问。

  再大些的时候,上学读书了,听到了这样一个说法:“问我老家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鹳窝。”原来,父亲所说的大槐树是一棵树,也是一个地名,在山西洪洞县。这时的我有些半信半疑,觉得是否是没有读过多少书的父亲的一句诳语。上地理课的时候,我在地图上满世界寻找山西洪洞,寻找大槐树。我突然想起童年时代唱过的那首民歌,我的老家在哪里?“我的老家在山西,过河(黄河)还有三百里……”我不知道王老三嘴中的“过河(黄河)还有三百里”是否能够到达洪洞,我不知道这首歌与我的故乡有着多么密切的联系,但我又总隐隐觉得这之间总有一种割不断的必然关系。

  再后来,我查到了相关的史料记载:

  明朝洪洞大槐树移民是中国历代规模最大的官方移民,是明朝移民的重点。由于元朝末年,元政府连年对外用兵,对内实行民族压迫,黄淮流域饥荒频发,终于激起连绵十余年的红巾军起义。两淮、山东、河北、河南百姓十亡七八,以至于“生民百遗一,千里无鸡鸣”。元末战乱的创伤未及医治,明初“靖难之役”又接踵而至。冀、鲁、豫、皖诸地深受其害,几成无人之地。在元末战乱时,蒙古地主武装察罕贴木儿父子统治的“表里山河”——山西,却是另一种景象,相对安定,连年丰收,较之于相邻诸省,经济繁荣,人丁兴旺。外省大量难民流入山西,山西成了人口稠密地区。明灭元后,为了巩固新政权和发展经济,从洪武初年至永乐十五年,五十余年间组织了八次大规模的移民活动,涉及到了十八个省的四百九十多个县市的八百八十二个姓氏。主要集中在河南、河北、安徽、山东等省。

  晋南是山西人口稠密之处,而洪洞又是当时晋南最大、人口最多的县。相传,明朝时在洪洞城北二华里的贾村西侧有一座广济寺,寺院宏大,香客不绝。寺旁有一棵“树身数围,荫遮数亩”的汉槐。汾河滩上的老鹳在树上构窝筑巢,甚为壮观。明政府在广济寺和大槐树下设局驻员集中办理移民,大槐树下就成了移民集聚之地。移民们临行之时,凝眸古槐,栖息在树杈间的老鹳不断地发出声声哀鸣,令别离故土的移民潸然泪下,不忍离去。移民们多采集大槐树的种子、枝条种植到新家。为此,大槐树就成为移民惜别家乡的标志。明初从山西洪洞等地迁出的移民主要分布在河南、河北、山东、北京、安徽、江苏、湖北等地,少部分迁往陕西、甘肃、宁夏地区。从山西迁往上述各地的移民,后又转迁到云南、四川、贵州、新疆及东北诸省。如此长时间、大范围、有组织的大规模迁徙,在我国历史上是罕见的,而将一方之民散移各地,仅此一例而已。

  由此,我确信,我就是歌中那众多的叫做“王老三”的人之中的一个。过了黄河,河那边的山西洪洞大槐树,那里才是我真正的故乡桑梓,有我的“家”,是我的“根”。作为移民的后代,辗转飘移到今天,但我的祖荫仍然还在那棵叫做“大槐树”槐树下,在我的思想深处,也将永远衔草结巢,在那棵茂盛的大树上。

  八千里路云和月,风尘辗转,根系槐树下。这是每个游子解不开的乡土情结。

  此后,每每到灿烂的槐花盛开的季节,我就在深深的怀想,河那边的那棵大槐树是否也花开灿烂?

  我的耳边又会响起一个孩童稚声稚气的歌声:

  “王老三,我问你,你的老家在哪里?”

  “我的老家在哪里?我的老家在山西,过河(黄河)还有三百里……”

  槐,乡情、乡土的集中;槐,祖宗故土的根。

  我们在找寻什么?一个象征,一种情怀,一段历史,抑或是一个故事?我们想寄存什么?那些无依无靠的眷恋和怀想?

  是,也不是!

  五月槐花香,阵阵飘过,就这么轻易唤醒我们内心沉睡已久、萌动不休的那份感情,穿越重重关山,在北方的某个地方,一棵大槐树的上空久久盘旋,悄悄降临……

  三

  明崇祯十七年(1644年),早春三月,事实上已经是公历夏季了,万物开始复苏,但在北京,这里的绿意和生机显得是那样的藏而不露,乍暖还寒的风携带着北方高原上沙尘,在北京这座千年皇城肆虐,笼罩了整个京城。腐朽的大明朝在这样的背景下显得更加前景黯然,了无生机。

  各地义军群雄四起,李自成的那支起义军尤为勇猛,兵锋所到之处,势如破竹,所向披靡,明军节节溃败,二月,起义军进占山西,旋,大军前锋迅速直逼北京,大明朝的腐朽统治摇摇欲坠。

  北京皇城煤山,明皇城花园内。大明最后一个皇帝崇祯皇帝独自黯然神伤,随从早已逃得不知去向了。农历三月,煤山的槐花已经含苞待放了,一六四四年的春天似乎来得比以往更早一些,颗粒饱满的花骨朵儿一串串地悬挂在枝头,在风中招摇,马上就是槐花绽放的季节,崇祯皇帝无心赏花,心乱如麻,在煤山最大的那棵槐树下来回徘徊,面色凝重,或许在悔恨自己自毁长城,或许在遗憾让宦党专政,或许在懊恼着什么……

  这样的季节,满园花开的季节已经不再属于一个腐朽王朝的君主了。

  形势越来越严峻,也就在半个时辰前,宦官曹化淳大开宫门向李自成闯王的义军投降了,北京城完了,明朝也已经彻底完了。崇祯皇帝狠下决心,手刃了后宫妃嫔、皇子、公主后,心情沉重、步履艰难地来到煤山最大的那棵槐树下,解下自己的蟒带,打了个死结,把自己的九五之尊的脖子伸进了那个死结,轻轻地把两百多年统治的大明王朝挂在了那棵槐树上,然后用力一蹬,煤山的大槐树颤抖了一下,就那么一下,落下了群英无数,随风飘散……

  崇祯皇帝终于没有等到槐树花开的季节的来临,就把自己交给了苍天大地,这或许就是所有末代帝王的宿命。

  崇祯皇帝为什么单单选择槐树来结束自己和自己的王朝?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知道一个制造腐朽、穷途末路的君主是看不到花开的景象,嗅不到槐花的幽香的,因为他的内心早已酸腐糜烂、颓废不堪了。  

  五月的槐花盛开了,在我们家园的周围,用它纯正的香气包围环绕我们,用最深刻的记忆勾画我们灵魂出走的地图——槐花饭、养蜂人、乡土故园、尘封的历史,浸淫我们每个离乡漂泊的游子。

  我们背负家的未来和命运,携带这挥之不去的馨香上路,无论我们身在何方,是不是又会增添无数的勇气?

                    
                       13:06 2007-5-16

  惠远飞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及出处,违者必究!

  评论这张
 
阅读(558)|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