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惠远飞网易博客站

懒男人的网络垃圾文字。——不作公卿,非无福命都缘懒;难成仙佛,为爱文章又恋花。

 
 
 

日志

 
 
关于我

惠远飞,青年作家、诗人、企业文化管理资深人士、地图收藏爱好者。湖北十堰市人。诗歌、散文、小说、学术评论等散见《青春》《芳草》《热风》《短篇小说》《青春诗歌》《作家报》《新创作》《珠江》《青少年文学》《各界》《中国企业文化评论》《厦门广播电视报》、《闽南》等近百家报刊,共计50余万字。作品被《微型小说选刊》等转载。个人事迹被《青年知识报》、《短篇小说》等20余家媒体介绍,入选多种辞书、选集。出版有诗集《流浪的衣裳》。★QQ:329201256★MSN:huiyfe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惠远飞:文人与清谈  

2007-06-23 23:47:37|  分类: 南粤流水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人与清谈 
 
文/惠远飞

  本来几年前写了个《古代文人的N种情怀》,里面有详细地对古代文人与“青楼”之间关系的论述,不想网友“翡翠明珠”抢先一步,在前几天发了类似的一篇,既然高手出招了,俺也甘拜下风,就这篇什还藏着掖着,这个《文人与清谈》本是其中之一,开了头,当时未写就,现在贴了,献丑了!——题记
  
  读书时,上历史课,上到两晋南北朝时代的文化部分时,老师给我们讲这个时代文学方面的成就不是特别的高,这个时代所谓的文人群体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喜欢“清谈”,当时怎么也理解不了“清谈”是什么意思,老师进一步解释说,清谈就是一些文人聚集在一起,无所事事,议论朝政,谈论诗文,并且这还成为当时社会的一种风气。但当时,我总还是似懂非懂的。
  
  近来,本来要写一篇关于古文人“清谈”的文字,作为我的《古代文人的N种情怀》的补充,结果却发现:这清谈不仅古代文人/两晋南北朝时代的文人崇尚清谈,就连我们现在这个时代也一样——一个夸夸其谈的时代。
  
  你看,现在大小电视台都搞什么“访谈”节目,这不是地道的“清谈”是什么,这本来是我们自己老祖先们早已拿手的好戏,结果现在却变成了“进口货”了。这种名人访谈节目在前几年的欧美十分流行,不过有个好听的名儿叫“脱口秀”,一从香港登陆,首先是经过那个窦文涛和其他几个的小嘴一吹捧,把个清汤寡水的“锵锵三人行”吹成了一朵花儿似的,一下子吹遍了神州大地,连中央电视台都在2003年一下子开办了好几个“访谈”节目,阵势颇有点像清末“西学东渐”的形势。
  
  放眼一些“清谈”节目,多是一些自诩为知识分子的人策划开办的或主持的,这些知识分子和古代两晋南北朝时代的清谈文人差不多,他们几乎可以从柴米油盐酱茶醋一直谈到服饰文化、建筑文化、流行音乐、中东形势等等,无所不有。你要是说他们都是全才、全能的话,我也不相信;你要是说他们的谈话有什么精辟独到的见解的话,俺也不服。在我看来,他们的“谈话”或者说是“脱口秀”节目往往因为就那么几个人,就那么一点学问,就那么一点见识,就那么一点聪明,却把天下大事笼于袖中,鼓噪于三尺不烂之舌之间,俺就更不服了。
  
  我说这话,有人就会不服,不是不服别人,而是不服我及我的这种说法——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喜欢看被你说的一文不值的“锵锵三人行”节目?我喜欢大家提这个问题,在生活中就有很多同时谈及到这个问题。对这个“锵锵三人行”节目我也曾认认真真地、耐下性子地看了几次,那就简单分析一下,中国最好的“清谈”节目——“锵锵三人行”受欢迎的缘故吧:
  
  “锵锵三人行”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文人的“清谈”,窦文涛算是文人吗?出了书就算?其他那几个算文人吗?也大可不必算,他们不说自己是文人,他们称自己是文化人,那我们就索性也叫他们是“文化人”吧,但他们的节目的确是真正意义上的“清谈”节目。象他们这样的闲聊,我敢打保票地说,我随便找几个同事,一包烟、一壶酒、一碟花生米、一碟咸菜,也同样能聊出这样的水准,兴许聊得还比他们好些、精彩些;可能在北京城找几位“侃爷”出租车时机,兴许都能够聊成这样。牛B了不是。
  
  为什么大陆电视台的“清谈”节目做得就似乎没有凤凰卫视中文台的“锵锵三人行”成功和受欢迎,就连“焦点访谈”结果就做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清谈”——“冷冷清清地谈话”了?
  
  社会意识形态的不同造就了不同地域、不同政治背景下不同的“清谈”活动结果,欧洲的“清谈”和“美洲”的不同,香港的“清谈”自然也和大陆的不同,小窦他们就可以在香港“清谈”大陆的政治如何如何,大陆新近发生的一件事件如何如何,因为那是在香港,在一个资本主义社会意识形态下的香港,不是在大陆,他们对某个事件的看法,可以置身事外,可以抛弃一切需要顾虑的因素,或语言犀利,或信口雌黄,或铁肩担道义,或巧舌著文章,可以人文关怀,可以冷嘲热讽,他们可以,制度允许,他们的“清谈”也就成功了,到俺们大陆试试,就未必是这么回事儿。是为原因一。
  
  认识事物的出发点、角度不同,谈话有风格。这可能是地域文化差异所造成的吧!一个习惯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话语霸权下的大陆民众,乍一听那些访谈节目,谈话人语言毫无保留,汪洋恣肆、滔滔不绝、针砭时弊、抑恶扬善,说者纵横古今,听者如痴如呆。但这样的节目,这样的语言表达方式、这样的语言风格一旦稍稍习惯,如果没有更深刻的认识或见解、更多层面的思,就未免使人久而生厌。
  
  每一个文人都有一种强烈的倾诉欲望、一种渴望表达的欲望,不管是用书写的方式或者用口头表达的方式,但每一个文人的表达效果却是千差万别。从这一点上说,古今的文人都存在这样一个共性——喜欢“清谈”!
  
  喜欢“清谈”没有错,文人,可以有强烈的表达欲,可以有强烈的“清谈”欲,但“清谈”的内容玩玩不能庸俗化、模式化。一种形式僵化的“清谈”,就那么几个老面孔,时间长了,这胃口自然也不会好。还是很喜欢凤凰卫视中文台的举办的“世纪大讲堂”节目,如王岳川教授谈到中西文化的碰撞和全球一体化(全球化对中国文化的冲击)等,还有中央电视台的“百家论坛”,如有个教授谈到的女权主义和女性文学等等,这些节目就很好,虽然只是一家之言,不是大家一起七嘴八舌地“清谈”,但有的放矢,针对性强,学术研究价值高,当受推崇。我倒觉得这才算得上是真正符合东方文化传统的、有品位、有层次的“清谈”了。
  
  总之,一句话:古代的“清谈”活动是真正意义的文人举行的交流会,现在的“清谈”则是一批自诩为文化人的人谈论的不着边际的连篇废话而已。
  
       2004-12-10

  惠远飞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及出处,违者必究!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