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惠远飞网易博客站

懒男人的网络垃圾文字。——不作公卿,非无福命都缘懒;难成仙佛,为爱文章又恋花。

 
 
 

日志

 
 
关于我

惠远飞,青年作家、诗人、企业文化管理资深人士、地图收藏爱好者。湖北十堰市人。诗歌、散文、小说、学术评论等散见《青春》《芳草》《热风》《短篇小说》《青春诗歌》《作家报》《新创作》《珠江》《青少年文学》《各界》《中国企业文化评论》《厦门广播电视报》、《闽南》等近百家报刊,共计50余万字。作品被《微型小说选刊》等转载。个人事迹被《青年知识报》、《短篇小说》等20余家媒体介绍,入选多种辞书、选集。出版有诗集《流浪的衣裳》。★QQ:329201256★MSN:huiyfe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别人的风景自己的歌——翻阅潘莹萱女士《沿途的风景》  

2009-01-12 22:21:28|  分类: 南粤流水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人的风景自己的歌——翻阅潘莹萱女士《沿途的风景》

 

2009112 晴朗 周一

 

  今天收到了网易博友潘莹萱女士(网易网名“车车”)给我寄来的她的个人散文集《沿途的风景》,作家出版社200810月第1版的。

  久未上网的我听说她出书的消息的时候,书已经在印刷厂印刷了,觉得意外也丝毫不感到意外。

  她两年前要我帮她看看她的作品时候的热切和诚恳劲儿,让人联想到那些十几岁的文学青年,对文字和同道热情而执着,谦逊而不气馁的情状,绝对不会想像到她是一个女儿都快要大学毕业了的大姐姐,她高中毕业的那年我才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她要我对其文字进行随意删改,可当我对某一处进行修改的时候,我们又陷入一场新的讨论,关于一个词的用法或某个句子的表达。我是一个不爱轻易动别人文字的人,最多的时候,就是简单的点评几句,因为我了解自己对自己的文字的感情,这种感情或许从某种程度上说已经远远超越了对自己孩子的那种感情。 

  她的率真已经远远超越了她的实际年龄,更多地附丽着她所成长的那个时代人们的品质和文人独有的气质。这样,我们倒好像成了忘年之交。之后的近一年左右,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很少上网,即算上网,也是匆匆而过,再像从前那样谈文学,就再也没有过了!

 

  一  

 

  她在网上告诉我,她新近出版的书中摘录了我文章中的一段话,具体是我的哪篇文字,她也记得不大清楚了。所以,在她的作品集还没有到来之前,我的内心开始充满了一种期待。

  这是一本装帧设计凝重而略显古朴的作品集,摆在我的办公台面,厚厚的,近四百来页,在南国初冬的阳光下散发出阵阵书香,书被冠上了特别好听的名字《沿途的风景》。

  打开书本,我没有急着去拜读李浩先生为她作的序,因为,我担心这样可能会影响我自己的独特感受,快速阅读了她的自序,我为她自序文字那种流畅和大开大阖而惊奇,于是,我又快速翻倒了书的后记,后记很长,足足十九页,我随便翻了翻,感觉这种文体似曾相识,颇似前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河南《莽原》杂志上的“跨文本写作”,文字汪洋恣肆,旁征博引,纵横捭阖,不拘小节,阅读起来,无不痛快淋漓…… 

  我再次惊奇的时候,我开始感慨:女人似乎对文字都有天生的亲近感,或者说文字天生都是用来给女人驾驭的。我对潘莹萱文友开始心生敬佩之情!几年前,我的那种无来由的优越感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潜逃得杳无踪迹了。 

  面对这本书,我开始觉察出自己的渺小和卑微来。少年意气的我似乎再也找不到了,那种坚韧不拔的斗志也在生活的消磨中丧失殆尽。作家陈忠实说:文学是强者的事业。在文学的道路上,我却成了一名不折不扣的逃兵。多少次的重新拾起,多少次的颓然放弃,和潘家文友相比,我无比的惭愧! 

  快速浏览完她的后记,我惊喜的发现,她所说的引用我的那段文字,却是我2000年在厦门鹭岛教书的时候写下的随笔《词语的房间》中的一段关于对音乐的感受: 

  “当世界的躁动太大的时候,人们往往慌慌张张地收缩自己的心性和触角,回归于内心世界的安宁与平静;可是当世界变得过于宁静的时候,人对任何的细微的声响都有可能变得十分敏感和渴望,人们十分渴望自己同世界寻找一种维系的基点,唯一可能的就是——音乐。” 

  或许,我的内心正是过于平静且无法寻找到一个出口,所以我就那么甘于沉沦下去。人是最善于给自己找借口的动物,我为自己很快找到了一个逃离文学写作的前提但又根本站不住脚的理由而沾沾自喜。

 

  二

 

  细究起来,我为能和她成为文友而感到不可思议,请原谅我用这个词。 

  潘家文友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出生的人,而,却出生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近二十年的阻隔,我们的交流并没有因此而出现障碍。我们是忘年交,谈论文学时,显得是那样的自由和无拘。 

  随手翻开她的散文集《沿途的风景》,属于记忆的、属于历史的、属于特定时代的东西较多,那些朴实无华的文字所描述的是一幅幅逼真的祖国二十世纪下半叶的人情风俗画,尽管我没有生活在那个虚拟激情和放大青春的年代,尽管我根本都无须启用我大脑中储存的那个时代的相关历史知识,但我都能够真切地嗅到那个时代的气息,浓烈而躁动。那个时代所发生的一切,都恍若我昨日之梦,历历在目,栩栩如生。 

  我赞叹,这样写实的笔法,所描摹出来的正是自己行走的轨迹和人生的风景,无论浓墨重彩,还是白描勾勒,正如作者描写的《大仓》里发生的一切,破旧的放影机、泛黄的电影胶片、电影票……大仓的变迁,大仓的沧桑历史,大仓所见证的一切风云变幻……岂不是一幅流动的风景,而我们,正是这些风景的观众。 

  我豁然想起现代著名诗人卞之琳的一首诗:《生死桥上看风景》: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人生就是一个大舞台,每个人都是演员。把别人当作风景,别人也把自己当作风景,仔细品鉴。还有更多的人在观赏我们。我开始明白作者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作品集命名为《沿途的风景》了,我似乎悟出了点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悟出。 

  别着急,调匀自己的呼吸,轻轻打开这本书——《沿途的风景》,你可以穿越时空隧道,返回到上世纪六十至八十年代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你可以用一双无所谓的眼睛冷漠地打量那个骚动的季节,这些都不要紧。 

  你可能会发现点什么?影子?不!是镜子! 

  每本书都是一面镜子。让我们对着面前的风景仔细打量自己,认真观看,直至内心,你会发现自己不再是一个纯粹看风景的人,自己是在审视自己,自己是在用镜子搜索自己的灵魂。

 

  三

 

  刚拿到这本书的时候,我对《沿途的风景》这本书的书名似乎并不那么认同。为什么会名这么一个名字而不是别的什么?譬如“×××歌声”什么的更落俗套的名字? 

  在我看来,风景是没有生命的;风景终归只是风景,不能移动,更不能成为我生活的重要的一部分。而歌声则不同,充满鲜活的生命力、战斗力和亲和力,音乐是有生命。难道不是吗? 

  再继续翻阅此书,我才发现,在这本书中,作者花了很多笔墨着力记录自己的家庭逸事的篇幅还不在少数,这是一本真正意义的散文集(按照前两年散文界展开的关于散文能否虚构的讨论,占据上风的论调是:散文不能虚构,自由小说可以虚构这样的理论判断),这也是一部回忆录,书中选用故人的照片不少,对往昔的悲欢离合积淀的较多,仔细想想,用“歌声”似乎也不大妥当。 

  其实,“风景”和“歌声”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对人生的。前者是对往昔总揽全局式的扫描,冷静且不失洒脱;后者,是发自肺腑和内心深处的呐喊,是力量和心灵的爆发,轻松之余且不失沉重。 

  《沿途的风景》,可能是别人的风景,我们只是一个旁观者,一个行者,置身事外,无法涉足也不能驻足,这或许就是真正的人生;而我们最能够掌控的却只有自己的歌声,真实、熟稔,一如孩提时的第一声哭声,终身不变…… 

  现在,请允许我郑重地打开这本书,开始阅读!

  

                  20091127时疾草于南粤花满楼

  评论这张
 
阅读(153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